刮画百科

广告

石影雕艺术传承人方士英

2017-06-29 11:57:23 本文行家:李子哥

方士英 石影雕艺术

石影雕艺术传承人方士英!

   

图片 1图片 1



图片 2图片 2



图片 3图片 3

 在第27届全国书博会河北展馆的展位上,一位手持铜錾子的女子在一块黑色花岗岩上轻轻敲击着。“简直太像了,不可思议!”

    她创作的毛主席、周总理、邓小平的雕像放在最显著的位置,路过的观众几乎都会被这几幅作品吸引过来,屏气凝神地欣赏很久……随着她用铜錾子一点一点戳着大理石板,人物维妙维肖的面部表情逐一显现出来时,在场的观众都不由得发出赞叹声!

     如果只看外表,四十多岁的她和其他女人没什么区别,因为瘦弱和过度的操劳,她甚至比同龄人显得更憔悴和苍老一些……然而当她坐在黑色的石板前,拿起铜錾子,随着自己的节奏,在石板上一个点一个点地敲打下自己内心揣摩过无数遍的形象时,她浑身上下立刻变得生动起来,仿佛闪耀着艺术的光芒。曾有一位从香港来的老太太,在看到她创作的周恩来总理石影像时,眼泪在瞬间夺眶而出……老人激动地抱住她说:这就是一直都活在我心里的周总理啊!

    这位小学还没毕业的农村妇女,用一下下数以千万次计的细密敲打,还原了活在每个人心中的周总理。她创作的石影雕艺术作品,有一种摄人心魄、令灵魂发颤的美……如今,她早已不是20多年前从山东嫁到吴桥、懵懵懂懂的农村女孩,已然成为了自己一直都在努力成为的,

    方士英和她的作品经常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展会上。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在半成品上创作,几乎没人敢相信,眼前这些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石影雕作品,竟然是由无数的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疏密不一的小点点创作的……

    北洋君忍不住问方士英,这样面积的作品需要敲击多少个点?她摇着头说:我可没数过。随后她又说:像习总书记夫妇这幅作品,用了整整三个月才完成。每一秒,她能敲击4次,1分钟是240次,而她几乎每天要创作十多个小时。

    这道计算题不难算: 三个月的时间,意味着一幅石影雕作品的诞生,最少需要一千多万次敲击。20多年坚持下来,方士英将近敲击了10亿次!一把两斤多重铜錾子、一块黑色花岗岩,方士英的艺术品竟然就只需要这两件道具。能创作出这样震撼视觉的作品,就全凭她一次次轻重不一的敲击……

    一个小学没毕业的农村妇女,20多年来,硬是靠着这一声声清脆的敲击,生生为自己的人生拼出了一条艺术之路!

    1971年端午节,方士英出生在山东德州一个农村家庭,姐妹四人还有一个弟弟。方士英并不擅长学习文化课,十岁才上学的她上到四年级时,就已经觉得吃力。老师讲的课听不进去,也听不懂,就自己在本子上涂涂画画,把精力都用在画画上。小学没毕业,方士英就回家跟父亲种地了。有一天她在收音机里听到一家美术学校招收学员,她的心突然起了一阵波澜。直到现在30年过去了,她依然没忘记收音机里的那个地址:河北省泊头市北郊大鲁道美术学校。

    方士英按照地址把自己的五张小画寄出去,二十多天后收到了通知书,当她开心地告诉父母这个消息,却得到了冷漠地回应。方士英说:家里人口多,那时候吃饭都成问题,每天下地干活才是最实际的,哪有条件送我去学画画。方士英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她暗暗下决心,不管以后做什么事都要做出个名堂来,哪怕是种地也要比别人种得好。22岁那年,她跟着朋友到天津打工,开始了异乡漂泊的生活,却也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画画的爱好,希望能有一天,自己可以凭画画挣钱。 

     经朋友介绍,方士英认识了丈夫,从山东嫁到了沧州吴桥。方士英第一次见到石影雕作品,她便再也挪不动脚步,整个人陷入了这黑白灰的画面里:比照片更立体、更有质感。她仔细看才发现,整幅画面竟然是由无数个大小不一、疏密不同的小点点组成的。方士英大吃一惊,那得需要多大的功夫才能完成一幅画呀?后来她了解到,这种石影雕艺术在明代时就有了。或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从小就喜欢绘画的方士英心里默默决定:她要学石影雕。

     第一次拿起沉甸甸的铁錾子练习,方士英有点儿心急,她练了整整一天,第二天手指又疼又肿。这时她才知道,这门技艺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方士英舍不得买做影雕的花岗岩板材,就只好去买下脚料。再后来,她发现别人装修扔掉的黑瓷砖也能练习,但是雕刻瓷砖噪音太大,还会蹦瓷,一不小心瓷砖碴儿就会蹦到眼睛里,但因为不需要花钱买,她感觉还挺好。

     方士英对做人物像有着极大的兴趣,但做人物也是最难的。人物的表情、肌肉,甚至是骨骼都要凭着感觉和眼力来控制,特别是眼睛和肌肉黑白色调的过渡。她说,人物的面部表情和立体感是靠黑白灰来体现,黑白灰是靠手腕上的力度来掌握,力度的大小要用心和眼睛来控制,必须心手合一,恰到好处。每次做人物眼睛时必须全神贯注甚至是高度紧张,每个细节都必须是一气呵成。稍有一丁点儿不慎,就严重影响了人物的面目表情,一旦出错便无法修补。方士英对雕刻人物像很有天分,仅学了半年多,她就做出了七八幅不错的作品。心里有了底气的她便想去天津的古文化街碰碰运气。

     也正是在天津古文化街上, 一位男青年用150元的价钱买走了她的作品。那是她凭借自己的手艺挣到的第一笔钱。 后来,经过朋友的介绍,方士英又去了北京。1999年9月底,她来到了北京著名的友谊商店(外国友人最爱光临),经理给了她一个位置,不收租金,但是作品销售所得要跟商店平分。

     在友谊商店,方士英创作的第一幅作品就是1973年由意大利记者拍摄的周总理最经典的照片,这是她一直想做又不敢贸然开始的。在友谊商店安定下来了,终于可以用心去做了。完成之后,方士英特别满意,把这件作品摆在了最醒目的地方。作品中的周总理在深深的背景中,面容消瘦,紧锁着眉头、额头上绷起了青筋、面颊爬上了老人斑,双目深邃而坚毅地注视着前方。每个看到这幅作品的人都会凝视良久,这就是活在每个中国人心中,为国家、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周总理!来友谊商店的客人,以外国人居多。在这里,方士英为很多国家的朋友制作了肖像。但给她印象最深的,要数大家对于周总理的深厚感情了。方士英说,曾有一位五十来岁的男人购买了这幅作品,为他装盒子的时候,方士英无意中看到客人眼圈红了,当他拿起作品转身走的时候,几乎哭着走的。

     还有一位日本的客人,专程来找她。他递给方士英一张照片,是1974年12月5日,周总理在重病之中会见日本创价协会会长池田大作时拍摄的。这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见,周总理是在健康状况十分严峻、抱病支撑的情况下,坚持进行了会见。也正是这次会见,使中日关系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日本客人表达了对周总理的崇敬,希望能订制一幅石影雕作品作为纪念。方士英通过查资料,在了解了当时历史之后,更加觉得自己应该做好这幅作品。而当这位日本客人第一眼看到成品时,方士英说,他足足惊呆了几秒钟,然后紧紧握住她的手,几次表达了感谢。

     因为制作周总理的人像,方士英有缘结识了很多喜爱周总理的人,她说:我一辈都愿意为周总理做肖像。 

     在友谊商店一待就是好几年,她收获颇多。方士英练就了做肖像的速度和艺术水准,还有就是信心。很多人看了她的作品,都说她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做得漂亮、逼真、绝对是大师级的。这时,30多岁的她还没有顾上要孩子,因为日夜创作,方士英的身体和精神上也越来越累。2005年底,她下决心离开北京回到家乡,不仅是一个休整,最重要的是,她决定远离喧嚣,走上一条真正的艺术创作之路。这时,已经有人开始用机器,甚至还可以用电脑激光合成石影雕作品,坚持用纯手工做石影雕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可机器雕刻的作品完全失去了手工作品的神韵和灵气。方士英说她最认同冯骥才说的这句话:手工的作品具有唯一性,流水线作业不能让我们的文化更有气质,文化从来不是流水线能够打做出来的。

     方士英深知路很难走,但还是决定独自坚持下去,她希望自己可以很自豪地说:我要把石影雕技艺做成艺术,我要从一个手艺人变成一个艺术家!她的坚持也收获了更大的认同。2011年,方士英受邀去加拿大渥太华参加郁金香艺术节。出发前她就在想,既然去加拿大参展,就应该创作一幅加拿大人熟悉的作品。思来想去,她决定为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做一幅肖像作品。

     出发前,方士英已经创作完成了哈珀的面部,其余没有完成的部分,她决定在展览上现场制作。果然,她的创作吸引了众多观众。方士英说,当时她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如果能把作品送给哈珀本人该多好。没想到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不仅作为国礼送给了哈珀,回国不久,她还收到了有哈珀亲笔签名的感谢信。

     方士英说,没想到她的石影雕艺术还可以为中加友好、中加艺术交流做一点贡献,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2011年,方士英受河北出版传媒集团的邀请参加了北戴河非遗艺术节活动,方士英说,那是她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转机——她的作品大受欢迎,一下子卖出去好几幅,挣的钱总算可以把以前欠的钱还一些,这让她看到了希望,以后可以静下心来做作品,多做精品。

     2013年,方士英正式成为非遗传承人,领导来看望她,电视媒体来采访她,甚至也有了出国展示的机会。北洋君问她,您的作品价值不菲,是不是也因此实现了财务上的自由。令人意外的是,方士英的回答竟是否定的。

     她说,我的坚持并不容易,一是石影雕创作非常耗时,一年创作不出几幅作品;一是价格太高,一般老百姓会竖起大拇指赞赏我,却很难购买;更重要的是,大部分人对石影雕艺术不了解,为什么要费时耗力来做这样一件事!方士英给北洋君算了一笔账:她的石影雕工作室在老家吴桥,年租金三四万;每年丈夫开着车带着她和作品到全国四处参展,一年下来也有几万的费用。北洋君看到方士英的丈夫在书博会的展区上忙里忙外,一会儿当讲解员为观众介绍作品,一会儿又把作品整理下……而方士英,则专心致志地在嘈杂的展区一下一下地敲击作品。

     说起丈夫,方士英说这些年亏欠家庭太多。当年在北京友谊商店时,因为生意相对还不错,丈夫也帮她打下手,夫妻俩一起做石影雕。可现在,一家人总要吃饭,丈夫已经改行做了别的,方士英开始很难接受丈夫放弃石影雕,后来终于明白了,丈夫挣钱养家,让她专心搞艺术创作,这就是对她最大的支持了。懂她的人说,从作品中能看到她为艺术付出的心血和代价,不懂她的人说,这门手艺费时费力又不能养家,不值。

     但不管别人怎么看,方士英有自己的坚持。在政府的支持下,她成了工艺美术大师,还把石影雕申请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同时她也是项目的传承人,她有了去国外学习的机会。这些事情,都是她从没有想到的。她说,这些年我最正确的决定就是,不管经济上有多难,我都没有低价格把几十幅石影雕作品出售了。方士英说,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她会把灯全部打开,慢慢欣赏自己的每幅作品。时间长了,她感觉这些作品也有灵性。能在有生之年开办个人作品展,这是我最大的愿望。方士英憧憬着说。

     这么多年来,方士英有个习惯,尤其是给人像开脸,一旦开始创作根本停不下来。做完了额头就想知道鼻子是什么样,做完了鼻子又想知道嘴巴又是什么样,总是有一种好奇的心推着她往前走,状态最好的时候,她感觉雕刻的人物也在期待着她能早点揭开自己的面纱。方士英说,这种感觉真好。每天天一亮她就开始做,一直到太阳下山了才停下,工具放下了才感觉到浑身的酸痛感。2015年下半年,方士英开始感觉做作品时有点吃力,颈椎、腰椎病和肩周炎都找上门来,特别是眼睛也有了老花的征兆,她没想到,自己46岁不到,就已经有了严重的职业病。

     即便如此,方士英说,不管多难她有义务把石影雕这门技艺传承下去。李克强总理讲的工匠精神让她感到特别欣慰,她觉得每句话都像是为自己说的。对于方士英来说,现在最让她不安的不是经济收入,而是没有人能跟她踏踏实实地学这门艺术,尽管她也曾教过几个孩子,有的不能吃苦耐劳,有的已经入了门,可是因为短期内不能转化为效益,就转行放弃了,真正跟她学习并从事这门艺术的人,还没有……

     方士英,这位小学没毕业的农村妇女,用她韧劲和坚持,用一次次清晰又准确的敲打,完成了一幅幅看似不可能完成,却又真真实实直抵我们灵魂深处的艺术作品有篇文章说:向上走的通道很窄,可摔下来的通道却是敞开的。这真是一句毒鸡汤!可方士英的故事分明告诉我们只要肯坚持,她手中那把2斤重的铜錾子也能成为人生路上披荆斩棘的宝刀!在她的故事里,我们看到的不仅是让人肃然起敬的工匠精神更是大写加粗的励志!

方士英石影雕 作品欣赏



图片 1图片 1



图片 2图片 2



图片 3图片 3



图片 4图片 4



图片 5图片 5



图片 6图片 6



图片 7图片 7



图片 8图片 8



图片 9图片 9



图片 10图片 10



图片 11图片 11



图片 12图片 12



图片 13图片 13



图片 14图片 14



图片 15图片 15



图片 16图片 16



图片 17图片 17



图片 18图片 18



图片 19图片 19



图片 20图片 20


分享:
标签: 石影雕 方士英 艺术 河北 大理石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